《古剑奇谭》琴心何以飘零去?剑魄何以不得安?

  虽说在少恭穿上黄金圣衣做思想者状之后,我的脑海出现了长时间的空白罅隙,但不可否认玩这个游戏很陶醉。抛开片头声优、显卡温度、剧情跳过这些问题外,至少有过半的时间还是处在兴奋状态。

古剑奇谭

  在世风日下的今时,《古剑奇谭》绝对算得上是个优秀的国产RPG,轻轻松松KO掉剑侠情缘后与仙剑、轩辕剑位列三剑之一。口味也十分贴心,有牵肠挂肚的儿女情长,有义薄云天的兄弟情深,其间穿插不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蜘蛛侠般凛然大义,融佛道儒为一体,庙堂江湖、和尚道姑、大叔御姐、萝莉正太,全都被一网打尽。

古剑奇谭

  可惜,说句不客气的话,从故事大纲、人物设定、战斗模式,工长君大人的古剑终究只是青出仙剑,却不敢说胜于仙剑;而之于轩辕剑,则有没有“青出”都是一个问号,毕竟二者没有相同血脉。一款长久的游戏,需要自己的特点,仙剑的特点毋庸多言,寻仙、爱情、迷宫,悲剧;轩辕剑则一直在灌输一种大家从课本上未曾学过的历史观和正义观;古剑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兼容并包而已。用仙剑的没什么,那里面很多元素本来就是工长君的东西,但涉及到轩辕剑,就需要慢慢考量了。

  剧情上是前半部分明显好于后半部分,但自从遇到咕噜湾那个要抱抱的怪物后就好像换了个游戏,赶工是一个方面,另则应该是前面的铺陈过于复杂而难于收尾,这些和《诛仙》很像,但又还是好于《诛仙》。芙蕖怎么就那么乖乖放弃了屠苏师兄?大夫姐姐怎么没有在蓬莱战后告诉襄铃那个秘密?如果紫胤真是紫英,那有了红玉,小葵去哪了?尹大叔不过是被少恭不经意救了一次,值得最后去当大功率电灯泡同死?白帝城究竟该有哪些变故导致兰生下定决心?苏苏被欧阳少恭一次次处心积虑激发起来的暴戾情绪怎么那么容易就被天气姐拉个手、抱一抱就化解?解封后的苏苏怎么那么镇定,没有伤及一个无辜,为什么他比解封前跟能坚守本性?

  很多玩家喜欢拿古剑和仙4或者《苍之涛》比,有失公允,这些本就是不同年代的作品,就如直接去比较韩信和岳飞谁更能打,贝利和罗纳尔多谁更能踢,玛丽•莲梦露和斯嘉丽•约翰逊谁更能演一样可笑。正如轩辕剑的玩家平均年龄绝对高过古剑一样,这种统计没有绝对意义。他们真能比的,就只有故事和创意,创意可以借鉴,但绝不可简单复制。

  轩辕剑中不会有人因为手慢遭到鄙视,这可是踩地雷随机遇敌,虽说总有善解人意的高手献上避雷针解忧,但终究是一个让练级控和非控们爱恨交加的模式。古剑在这里很折中。迷宫遇敌走了条仙剑的躲怪路,但在剧情对话框里又选择了轩辕剑的无头像模式。轩辕剑3代里用过2D头像的试验,相信老玩家都记得玉儿的那些可爱表情,但之后却束之高阁。个人觉得一是3d引擎的加入,二是截图会带来很多不便,三是和该游戏的大局观不符,很容易让玩家把重心放在那些卡哇伊的头像而非剧情。

  再说战斗,噬月玄帝是古剑里的第一个全民公敌,其实这种经历在当年玩轩4被少年项羽的霸王举鼎完爆时就体会过了,其实说白了就一个敏高,而轩辕剑里打人还能震回对方时间轴,后来玩《苍之涛》学乖了就用九天算尺和某水狂虐了N多BOSS,看着他们的时间轴一次次被打回去,那才叫一个爽。古剑这次的五行属性相生相克被不少人齐声赞叹,但这种设定第一次给我带来神奇感受的还是《天之痕》,加上前作云和山里面天狼巽闪的那段艰难修炼过程,轩辕剑又走在前面整十年,没难度?那请就用霸王崩山劲去打撒旦好了。星蕴图是古剑的得意产品,但怎能跳过《真倚天屠龙记》里人家手把手教你打通任督二脉那段掌故?不过,人也是有惰性的,不是只针对说古剑给不了我当年挑战牛魔王和玄冥宫的激情,这种感觉就是《云之遥》也给不了的。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古剑奇谭

进入专区>>
  • 游戏类型:单机游戏
  • 开发公司:上海烛龙信息
  • 运营公司:PC
  • 发行平台:PC

你对该游戏感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