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易造梦难 从《盗梦空间》看游戏行业的山寨主与小偷

  如果说《阿凡达》刮起了一股3D风,《盗梦空间》则刮起了一股对“剽窃”的思考。《盗梦空间》上映一周以来,在IMDB排行榜上以9.0的超高分数名列第四,仅次于《肖申克的救赎》、《教父》以及《教父2》。影片中犹如RPG游戏一般的精密设定以及故事情节使人入迷,片中所表达的关于“偷取别人思想”与“为人植入思想”这两大主题,成为了全片的关键,同时也引起了各行各业的思考。

山寨图

  游戏行业的“寨主”与“小偷”

  在一些十分依赖创意的行业中,如唱片、出版、广告、游戏等等,如《盗梦空间》中的这种窃取别人idea的事件是屡见不鲜的,每一个行业的历史上都有着诸多关于创意的纠纷,有一些不了了之,有一些则闹得对簿公堂。目前我国的游戏产业已经走过了十年,但仍然面临着原创精品游戏处于低产出的状态,《盗梦空间》恰逢此时上映,再次对游戏行业敲响了警钟。

  大部分国产游戏都以“山寨”为主

  国产游戏虽然在数量上十分可观,但在质量上却普遍不高,大部分的游戏都以“山寨”为主,千人一面。这种“山寨”正是创意上的盗版,正是对别人思想的剽窃;《盗梦空间》已经在我国的游戏行业中成为了现实。

  在“盗梦”的游戏产业中,游戏运营商和开发商分别扮演了“寨主”和“小偷”的角色——一个是“山寨”游戏的拥有者,另一个则负责剽窃其他游戏现成的企划案,改头换面之后新瓶装旧酒。

  以“山寨”为主的产业现状,面临着诸多问题。 “你抄我来我抄他”导致游戏品质低且雷同,行业风气浮躁;过度依赖代理游戏导致公司十分容易鸡飞蛋打;“山寨”的低成本使得行业门槛降低、行业总水平下降等等。

  “造梦”远比“盗梦”难

  为什么中国的游戏原创力如此之低?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企业文化的不足、行业风气的浮躁导致的从业人员频繁跳槽。打造优秀的原创游戏需要的是完善的团队,而对团队破坏最大的就是互挖墙脚。不少大公司甚至在小公司的门口长时间设置招聘点,员工忠诚度低、无法潜下心来搞创作,团队磨合度低,成员像走马灯一样的换,不少团队甚至带着游戏的半成品跳槽,对于原公司造成的损失极大,因此大部分公司并不是没有培养员工的能力,而是不敢为他人做嫁衣。在这种环境下,低成本、低风险同样也是低收入的“山寨”游戏大量面世,开发小组或工作室大都沦为了“偷梦”的小偷,而运营商则成了“山寨”游戏的“寨主”。

  暴雪娱乐作为当今最成功的游戏开发商之一,之所以能够获得如今万众瞩目的地位,与其极低的跳槽率不无关系。我国如今并没有像外国一样名号响当当的游戏开发小组,原因也在此,如果不制止住这股“挖人”之风,就不会产生优秀的开发商,那么原创游戏的崛起是无从谈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