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车手圣安地列斯》全中文对白

  《侠盗猎车手:圣安地列斯(Grand Theft Auto:SanAndreas)》游戏攻略心得之全中文对白

  Los Santos任务

  开场动画

  (画面)Francis国际机场,自由城,1992

  (CJ身处机场)

  CJ的画外音:在东海岸住了5年以后,是时候回家了。

  (画面)Los Santos国际机场

  (手机铃声响起)

  CJ:哪位?
  SWEET:Carl,是我,Sweet。
  CJ:什么事,Sweet?找我干吗?
  SWEET:是妈妈……妈妈死了,兄弟。

  (CJ坐进一辆出租车)

  (警察示意出租车靠边停下。Tenpenny, Pulaski和Hernandez从警车里走出来)

  TENPENNY(从扩音器中说话):车里的乘客,举起双手,不要动。膝盖着地跪下,然后趴在地上。就这样。

  (Hernandez把CJ用手铐铐住,搜出他的钱)

  TENPENNY:Hernandez,我来处理

  CJ:嘿,那是我的钱!

  TENPENNY:这是毒资。

  CJ:我的钱,该死…

  PULASKI:嘿,不要担心,我待会会把这个登记在册的。

  TENPENNY:欢迎回家,Carl。回家开心吗?你没有把我们忘记吧?

  CJ:没有忘,Tenpenny警官。我刚才还在想我们怎么好久没见了。

  TENPENNY:少罗嗦,给我坐到警车里去。

  CJ:别那么死板,该死的。

  TENPENNY:当心你的头。

  (Tenpenny把CJ带进车里的时候,猛地把他的头撞向车子)

  TENPENNY:哦,真糟糕。

  PULASKI(对着出租车司机):马上离开这里,你这个混球!

  PULASKI(自言自语):愚蠢的墨西哥人…

  PULASKI(对Hernandez):哦,嘿,对不起。

  CJ:我的包。嘿,各位,我的包!

  (镜头转换到警车行驶画面)

  TENPENNY:Carl,过的怎么样啊?你伟大的家族怎么样了?

  CJ:我回去参加我妈妈的葬礼。你知道的。

  TENPENNY:是,我想我知道。难道你没有别的事要做?

  CJ:没有。我现在住在自由城。已经金盆洗手了,是守法公民。

  TENPENNY:不可能,狗改不了吃屎,Carl。

  PULASKI:好吧,让我们看看在你身上找到了什么。

  TENPENN:Pulaski警官,这里有一把十分钟以前击伤Pendelbury警官的武器。CJ,你的动作真利索,身手不错 。

  CJ:你知道我刚下飞机啊!

  PULASKI:人赃俱获,真是不错。

  CJ:那不是我的枪!

  TENPENNY:Carl,你胆敢欺骗我。

  PULASKI:对,Carl,不要愚弄他哦。

  CJ:这次你要怎么利用我?

  TENPENNY:只要我们要你办事,自然会找到你的。还有,不要再袭击任何执法警官了。

  CJ:你不能把我丢在这里,这是BALLAS的地盘。

  TENPENNY:我想你说过你是清白的,对吗?你不是黑帮的吧?

  PULASKI(对着电台):这是58号警车…什么?!

  TENPENNY:在甜甜圈小吃店再见了,Carl…

  PULASKI:Pendelbury警官受伤了?我们马上赶到。

  CJ:他妈的,又要走老路了。Balla的地盘真是世界上最恶心的地方。虽然我五年前就不是Grove Street的一员了,但Ballas的家伙可不管这些。


  Big Smoke

  (CJ回到了老家)

  (耳边回响起童年时和玩伴们一起玩耍时的嬉闹声)

  CJ的母亲:住手!你们在做什么?Carl,Brian,住手!

  CJ:糟糕,妈妈会听见的!

  KENDL:妈妈,他们在干坏事。

  (Big Smoke走进房间,手里握者棒球棍)

  BIG SMOKE:你走错房间了,臭小子!

  CJ:Big Smoke!是我啊, Carl!冷静,冷静!

  BIG SMOKE:CJ,我的小坏蛋!怎么回事?嘿,你过的好吗?

  CJ:唉,我妈妈她……

  BIG SMOKE: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一定要找到那个杀害你母亲的凶手!帮派是无情的,小子。就像书上说的,我们被祝福,同时也被诅咒。

  CJ:什么破书?

  BIG SMOKE:就是那些让我欢笑,让我们痛哭的东西。但是现在,我们要小心经营我们的事业。去墓地看看你的兄弟。走吧。

  (CJ和Big Smoke坐进Big Smoke的车)

  BIG SMOKE:你想开车吗?

  CJ:是啊,那很棒。Smoke,车子不赖啊。

  BIG SMOKE:你了解我。外表不重要,关键是内在。真真实实的存在着。


  Sweet & Kendl

  (CJ和Big Smoke走进墓地,Sweet, Ryder和Kendl已经在那里等着Big Smoke了。)

  BIG SMOKE:这五年里我一直想着你,,他们见到你肯定很开心。

  BIG SMOKE(对着Sweet, Ryder和Kendl):你们在这里干嘛?瞧瞧我把谁带来了。

  KENDL:Carl,嘿,见到你真高兴。

  CJ:我不敢相信妈妈已经“走”了。

  SWEET:你错过了另一个葬礼,Brian,你弟弟的葬礼,混球。

  CJ:她也是我的妈妈啊,别这么说。

  SWEET:过去的5年里,她不再是你妈妈。

  (Kendl往墓地外走去)

  SWEET:你他妈的要去哪里?

  KENDL:你说什么?离我远点。我要去见Cesar。

  SWEET:该死的女人!你不要和那些人鬼混,你知道我们有嫌隙。

  KENDL:你要明白,我爱他!你算什么东西?

  SWEET:至少我有原则。

  KENDL:哦,我想那个原则让你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美国人。Carl,给他洗洗脑子。

  SWEET(对KENDL):Carl,你不要和我说话?贱货。

  CJ:只要他对KENDL好就行了。如果他不尊重你,他就得死。

  SWEET(对CJ):你想说些什么?这是你该管的事?

  KENDL:操你,Sweet。

  CJ:哦,糟糕。又开始吵架了。

  SWEET:那个家伙真的很麻烦,任何事情!

  CJ:你的意思是?

  SWEET:先不说妈妈的死。一切事情都变的非常糟。过来,我来指给你看。Tony埋在那里,小Devil埋在那里,大Devil埋在那里。伙计,这真的很愚蠢,大家为什么不能三思而后行呢?

  (四个人走进Big Smoke的汽车)

  SWEET:Ballas帮的家伙!快开车!他们要追上来了。

  (Big Smoke的车在枪声中抛锚了)

  BIG SMOKE:哦,糟糕,我的车!

  SWEET:我们必须回到自己的地盘。这里太危险了。找一辆自行车,但愿你没忘了怎么骑。

  (任务中)

  SWEET:倒霉!一辆Ballas的车在追我们。快闪!

  (Sweet脱离大部队,CJ和Big Smoke骑着自行车跟在Ryder后面)

  RYDER:继续走!别停留!

  (任务完成)

  (四个人终于在老家集合)

  RYDER:给他们瞧瞧什么才叫黑帮。Ryder,你真棒!

  SWEET:Carl,你什么时候逃脱的?

  CJ:我不清楚。我想我应该缓一下劲。事情搞的一团糟。

  SWEET:好吧,我们最需要的就是你的帮助。

  CJ:伙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发誓。

  SWEET:嘿,我们应该打电话叫外卖,吃点东西来压压惊,你要吗?

  CJ:我有太多事要从头开始,现在我累了。晚些时候联系你。

  BIG SMOKE:有空来坐坐。我们随时恭候。

  RYDER:是啊,最好把自己打扮一下。去理个发吧,你现在可够衰的。


  Ryder

  (Ryder在自己房间里,CJ从门外走进)

  RYDER:嘿,来做什么啊?

  CJ:来看看我的兄弟。你怎么样啊?

  RYDER:兄弟,说的好。很高兴你回来了。

  CJ:不给我个拥抱?

  RYDER:当然有,我的好兄弟,是我的错。你在忙些什么?

  CJ:伙计,你有什么困难?

  RYDER:听着,有些匹萨店把我们的涂鸦杰作给刷了!那些可是艺术品啊。给那些家伙一个教训。他敢和Grove Street作对!你明白了?

  CJ:我明白。

  RYDER:好吧,我们出发。

  (任务中)

  (CJ从理发店里走出来,Ryder在外面等候)

  RYDER:我告诉过你,他不按常理出牌。伙计,看看,你改头换面了。这是什么?你看上去真滑稽!你怎么给别人威严的感觉?。你瘦的像根棍似的,CJ。去买点东西来填填肚子。吃完了,我再去做我的工作。

  (CJ正在购买食物,Ryder手拿一把枪,走向收银台。)

  RYDER:把钱交出来。这是打劫!

  PIZZA店雇员:Ryder!怎么又是你?

  RYDER:白痴,不是我!

  PIZZA店雇员:除了你还有谁?我真为你的父亲感到惋惜。

  CJ:混蛋,你疯拉?快点离开这里。

  RYDER:CJ,快跑!一直往前跑!

  (PIZZA店雇员朝CJ开了一枪)

  RYDER:他妈的!快走!

  (任务结束)

  (CJ和Ryder在Ryder的家门口。)

  RYDER:最好顺便去看看Sweet。他也在为涂鸦的事情而喋喋不休。待会儿见。


  SWEET任务:Tagging Up Turf

  (Sweet和Big Smoke在Sweet的后院里打篮球)

  SWEET:放马过来,胖小子。看看你,看看……

  BIG SMOKE:耶,耶,当心咯。见识一下,看看…哈哈哈!假动作!

  (CJ走进院子)

  SWEET:看看谁来了,真是及时雨啊。你觉得你已经下定决心回归了吗?

  CJ:我告诉过你的,老哥。

  SWEET:你说的话在这里还是有分量的。

  CJ:过来,休息一下。

  SWEET:我们打算去教训一下那帮小无赖。

  BIG SMOKE:嘿,CJ

  SWEET:让他们知道你回来了。Johnson兄弟要重新出山了。拿上这罐涂料,开始我们回归计划的第一步。

  BIG SMOKE:然后,我们会扩展势力,把全部地盘都抢回来。

  SWEET:你的势力已经扩张了,胖小子。现在该我们玩了。让我们看看你是不是有两把刷子。

  (CJ从后院走出,Sweet尾随而出)

  SWEET:嘿,等等。

  CJ: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对吧?

  SWEET:放松一点,小家伙。看起来有点难。你要来开车吗?

  CJ:当然。

  (任务中)

  (CJ把车停下,CJ和Sweet走了出来,向一处在桥下面的涂鸦走去。)

  SWEET:看看我是怎么涂鸦的。

  (Sweet把Ballas的标志涂成Grove Street的标志)

  SWEET:在这个地方还有两个Ballas的标志。

  (CJ停下车并从车里走出来)

  SWEET:你把这里的完成,我去别的地区。

  (Sweet停下车)

  SWEET:CARL,快,上车!

  (任务结束)

  (CJ和Sweet回到Grove Street)

  SWEET:就像骑自行车,是吧?

  CJ:是啊,一切就像以前一样。

  SWEET:你现在怎么这样啊?

  CJ:我现在很落魄,你知道。那帮臭警察拿走了我的钱,让我身无分文。

  SWEET:好了,自己去喝杯啤酒什么的。我稍后来找你。


  SWEET任务:Cleaning The Hood

  (Big Smoke,Sweet和Ryder在Sweet的家里。)

  BIG SMOKE(对Sweet):嘿,你最好认真一点。

  SWEET:伙计,没人会对混混那么在意的。

  BIG SMOKE:我会。

  SWEET: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打家劫舍.没有什么可以限制黑帮行动自由的。

  BIG SMOKE:那我就不知道了。

  (CJ走进房间)

  CJ:大家怎么样啊?

  SWEET:CJ,你好啊。

  RYDER:怎么啦?

  SWEET:他们只在乎大麻烟和绿票子。

  BIG SMOKE:Sweet,你怎么胳臂往外拐啊?

  SWEET:他们不是战士,而是一群梦想成为大人物的白痴。

  BIG SMOKE:是啊,但是他们和我们是一伙的啊。

  SWEET:他们只是看中金钱利益,酒肉朋友.CJ到那里去一趟,教教他们什么才是"生意".那些Ballas的蠢蛋看到我们都吓的冷汗直冒了.去给他们施加点压力。

  CJ:我们已经在帮派重建上花了不少时间,但我们要把以前的伙伴找回来,就像当年一起闯天下一样。

  SWEET:对,就这样.那么你和Ryder去做你们的事吧。

  SWEET(对Big Smoke):他们在侮辱自己的母亲,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BIG SMOKE:说的没错,伙计.我们应该关注一下。

  (CJ和Ryder走出Sweet的房间)

  CJ:我们需要一些装备.你看见B Dup了吗?

  RYDER:没有,但是他和他的哥们Bear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CJ:哦!Big Bear?对了,他们现在应该道歉了。

  (CJ和Ryder在B Dup的走廊前)

  RYDER:嘿,慢点,傻瓜.你知道他们住在哪间房间?

  CJ:管它呢,是这间吗?

  RYDER:对了,就是这里。

  (CJ上前敲门)

  CJ:开门!你确定他还住在这里?

  RYDER:白痴,我告诉你就是这里。

  (CJ再次敲门)

  CJ:开门!

  B DUP(在门背后说话):是谁他妈的在敲门?

  B DUP(开门):CJ?你到这里来搞什么?马上给我滚出去。

  CJ:等等,伙计,你到底怎么了?

  B DUP:唯一困扰我的就是帮会,你永远不会知道我赚钱有多么难。你懂什么?在你横躺在这里之前,马上离开这里。Big Bear,过来“照顾”一下这个傻子。

  CJ:嘿,Bear?Big Bear,是你吗?嘿,你也是我们家族的呀,不是吗?

  B DUP:不,Bear唯一能他妈做的就是抽烟和给我打扫房间。对不对啊, Big Bear?

  BIG BEAR:该死,是的。

  B DUP:是他妈的什么?

  BIG BEAR:是的,先生。

  B DUP:现在就给我去把那该死的马桶擦得闪闪发光!

  CJ:哦——不,…Bear! 过来!

  BIG BEAR:有时候,每个人都想成为黑帮的一员,CJ。以后见了。

  B DUP:给我老老实实站在原地,你这个废物。

  CJ:嘿,我他妈操你!

  (CJ和Ryder从B Dup的家里走出来)

  RYDER;该死!这家伙真不知好歹。

  CJ:我现在终于知道你的意思了。如果他把Big Bear一直当作下贱的奴隶的话,那他们就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

  RYDER:这个城里到处都是麻醉品和毒品的上瘾者。真令我恶心。

  CJ:这看上去和我们扯上关系了。

  (任务中)

  (CJ把车停在一名贩毒者旁边)

  RYDER:嘿,你看,有人在向我们帮派里的人贩卖毒品!

  (CJ和Ryder从上到下打量这个贩毒者)

  RYDER:嘿 ,我记得这个家伙。他曾经和从Idlewood来的Front 

  Yard Balla OG一起做生意。我知道他的老巢,穿过铁轨就是。我们去扫荡一下吧。

  CJ:恩,那不是Front Yard的地盘吗?

  RYDER:你是个当老大的料吗?

  CJ:不,我不是。

  (CJ把车停在Crack Den外面)

  RYDER:耶,你甚至在一英里外都能闻到这里的臭气!

  (CJ和Ryder冲进Crack Den)

  RYDER:下午好,Balla的兔崽子们!Grove Street帮的来一场大扫除啦!

  Balla:去你妈的Grove Street!

  (任务结束)

  (CJ和Ryder回到了Grove Street)

  RYDER:既然这样还不能树立足够的威信…也许我们需要给那些兔崽子真正的上一课!

  CJ:对啊,Grove就要拿回属于他的一切了。

  RYDER:待会儿见。


  SWEET任务:DriveThru

  (CJ, Ryder, Big Smoke和Sweet一起走出Sweet的家)

  CJ:Ryder,你怎么了?

  BIG SMOKE:我们得去赢得一些尊敬,Sweet,就像去赚钱一样。

  SWEET:你的意思是?你说你看不起我?

  BIG SMOKE:我的意思其实是……

  SWEET:说啊,你这家伙!

  BIG SMOKE:我肚子饿了!

  CJ:哦,哥们!该死…,到底怎么了?

  BIG SMOKE:人不能只靠面包过活,我已经试过了。Carl,你看起来就像个瘦皮猴。你一定饿了。

  CJ:的确,我要找点东西来填饱肚子。

  RYDER:那你想要吃点什么呢?墨西哥玉米饼怎么样?

  BIG SMOKE:墨西哥玉米饼?又要吃?得了吧。去吃鸡肉,都他妈给我闭嘴。

  RYDER:嘿,我才不要吃什么鸡肉呢!

  (CJ, Sweet, Big Smoke和Ryder开车来到Cluckin' Bell鸡肉快餐店门口)

  Cluckin' Bell店员:给位要点些什么?

  BIG SMOKE:Carl,你要点什么?你得多吃点,好让你身材壮实起来。

  CJ:好吧,我就要一份9号套餐,胖子。

  RYDER:给我一份和他一样的9号套餐。

  SWEET:给我一份6号的,外加蘸料。

  BIG SMOKE:我要两份9号,一份加大型9号,一份6号加蘸料,一份7号,两份45号,其中一份加奶酪,还要一大杯苏打水。

  CJ:嘿,对不起,哥们。我开始想起妈妈了。

  SWEET:我知道CJ,我知道。我只是不想再去回想这些。我是说,直到事情都结束了,我才知道妈妈被袭击了…

  BIG SMOKE:对,对,对,对,我们开动吧。

  RYDER:嘿,这里难道没有牛肉吗?我可不想和这群傻子一起吃。

  BIG SMOKE:我不喜欢吃冷掉的东西。我可不像你,从来不从垃圾桶里找东西吃。

  RYDER:你他妈的在说什么垃圾桶!

  BIG SMOKE:把吃的给我。

  RYDER:嘿,嘿,快看——敌人包围我们了。

  SWEET:该死的Ryder,你真是个扫帚星!

  CJ:操,那帮狗娘养的追过来了!

  SWEET:快开车!

  (任务中)

  (汽车停在Sweet的家门口。4个家伙都坐在里面)

  BIG SMOKE:那就是Grove的回击!

  RYDER:Smoke,别放屁了!你所做的只是把我的食物都“扫荡”了。

  BIG SMOKE:是啊,都凉了!

  SWEET:进来喝杯啤酒怎么样啊?

  BIG SMOKE:不了,我得回我老家了。CJ,当我司机怎么样?

  CJ:好吧,Smoke。我们走,以后再见啦。

  (任务完成)

  (CJ和Big Smoke在Big Smoke的家门口停下)

  BIG SMOKE:谢谢,Carl。我一直盼着你回来。

  CJ:谢谢啦,我希望Sweet也这么想。

  BIG SMOKE:他可不会这么想。他还在妈妈的事上和你闹别扭呢。所以,跟着Smoke慢慢来吧,放松些,伙计。


  SWEET任务:Nines And AK's

  (Big Smoke, Ryder和Sweet在Sweet的家里玩掷骰子游戏)

  BIG SMOKE:给我来个15,他妈的。

  RYDER:我马上来定一下规则。我可不想用铅笔在你身上抽两下哦,死胖子!让我先玩。

  (CJ走了进来)

  CJ:哥儿们,过得怎么样啊?

  BIG SMOKE:你怎么样啊?

  SWEET:太棒了。

  CJ:谁赢啦?

  BIG SMOKE:你觉得还有谁?我!

  RYDER:那是,这根本就是在耍赖,该死的。

  CJ:好吧,我们现在用的是什么枪啊?

  RYDER:自从上次大收缴之后,我们现在什么都没了。

  CJ:好吧,那么要是Ballas来砸场子的话,你怎么办?用鞋子丢他们?告诉我,Emmet现在怎么样?

  SWEET:Emmet? 狗屁,现在的帮派都拥有微冲、AK几乎所有的武器。而Emmet则恰恰相反,他狗屁没有。

  CJ:好吧,等拿到武器,我想我们可以和他一直合作下去。

  BIG SMOKE:Emmet是Seville Boulevard家族的成员,这些年来我们和他们走得不是很近,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可以带你去那里。把我们武装起来。走吧。

  (任务中)

  (Emmet在他的后院里。CJ和Big Smoke走了进去)

  BIG SMOKE:那就是我们的好兄弟,你知道吗?

  (Emmet的枪突然走火)

  EMMET:嘿!谁朝我开枪?你们这帮小P孩要做什么?

  CJ:嘿,嘿,怎么了?

  EMMET:你是Beverly Johnson的孩子?

  CJ:是啊,没错。

  EMMET:Brian!你不是死了?

  CJ:不,Emmet——是另一个。我是Carl。

  EMMET:我真抱歉。

  BIG SMOKE:那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我们要把杀害Brian的杂种给揪出来。

  EMMET:好,你们来对地方了。在这里你们什么都可以试试。

  (Big Smoke和CJ盯着垃圾箱)

  BIG SMOKE:看看这个破烂货。

  (Big Smoke摆好姿势,准备射击玻璃瓶)

  BIG SMOKE:去死吧,Balla你们这些玻璃渣子。

  (Big Smoke朝玻璃瓶射击)

  BIG SMOKE:他妈的,我从来没感觉这么好!

  (Big Smoke侧翻后,把玻璃瓶击碎)

  BIG SMOKE:小心你的屁股!

  (Big Smoke朝另一个瓶子射击)

  BIG SMOKE:还有你的!

  (Big Smoke又打碎另一个瓶子)

  BIG SMOKE:你也想尝尝?

  (Big Smoke又打碎一个瓶子)

  BIG SMOK:绝对冷血杀手!

  (Big Smoke射碎另一个瓶子)

  BIG SMOKE:我想我就是上帝钦点的子民。

  CJ:哦,伙计,看看我的表现,Big Smoke!

  (射击结束)

  (三个人还在Emmet的院子里)

  BIG SMOKE:你真是个冷血杀手,伙计!但是你要记住真正的力量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

  EMMET:听着点,孩子。

  BIG SMOKE:我猜自由城并没有消磨掉你的斗志,对吧?嘿,我们走吧。Emmet,再见咯。

  EMMET:我完完全全被你们甩在身后了。但是要记住,你们不是从我这里得到武器的。另外,Emmet这里是枪支的天堂!我这里一直有高级的货色,而且我很骄傲我在这里已经做了30年的生意。

  BIG SMOKE:真是疯狂的老头子。嘿,你开车。

  CJ:我在博物馆里看到的武器都比这里的先进。我们现在去哪儿?

  BIG SMOKE:我好累,送我回家吧。

  (任务结束)

  (CJ和Big Smoke在Big Smoke家门口)

  BIG SMOKE:谢谢,CJ,以后再见。

  CJ:晚些时候见了,Smoke。

  (CJ的手机响了)

  CJ:说话……


  SWEET任务:DriveBy

  (Ryder和Sweet在Sweet家门口)

  RYDER:我告诉你,我开车技术不比CJ差。

  (CJ走了过来)

  RYDER:嘿,伙计,过的好吧?

  CJ:你这呆子,刚才在说我什么坏话?

  SWEET:说了什么?

  RYDER:我在说,东海岸的生活让你开起车来像个傻子一样。你总是到处撞车。由于种种原因,你现在回来了。CJ又要到这里来横冲直撞了。

  SWEET:嘿,你这家伙,就不能放松点?

  RYDER:我不是看不起你,但是你开车不能没谱啊。

  CJ:谢谢提醒。不,不,不,不,告诉我真实的意思。

  SWEET:你说你很吊,那你就给CJ看看,什么才叫开车。

  RYDER;好吧好吧,你是对的。CJ,还是你来开车吧。

  SWEET:他真是鸡蛋里挑骨头。

  (任务中)

  (CJ把车停在几个Ballas喽罗旁边。Sweet, Ryder和Big Smoke也在车

  里。)

  SWEET:Ballas的狗杂碎们,准备好了么?

  CJ:当然,我已经准备好了。

  SWEET:Carl,你只要专心开车,我们会给他们吃子弹的。

  RYDER:好好听着,呆瓜!不要让车撞树了!

  SWEET:对,要是车子停下来,我们就变成案板上的肉了。

  (任务结束)

  (CJ把车停在Sweet家门口,另外三个哥们也在)

  SWEET:你回到Grove的事,Ballas都知道了。所以从现在起,自己要多当心了,CJ。

  CJ:是,是,我知道。待会儿见了。

  BIG SMOKE:拿上这些钱,犒劳自己几杯啤酒吧。


  SWEET任务:Sweet's Girl

  (CJ走进Sweet的家)

  CJ:Sweet, Smoke?该死,那些家伙死到那里去了?…他妈的搞什么鬼?

  (CJ走出Sweet的房子)

  (CJ的手机响了)

  CJ:恩

  (镜头切换到Sweet和他女朋友,蹲在一幢房子后面)

  SWEET:Carl!没时间和你废话了。在Seville那里被狗杂种发现了,一言不和就打起来了。我现在被困在Seville家的老巢,我们需要有人把我们接出去。

  CJ:好,马上来,等在那里。

  SWEET:开车去Emmet那里,找点称心的武器。

  (任务中)

  (CJ停下车,Sweet和他的女友坐了进来)

  SWEET:Seville家族出状况了。

  (任务结束)

  (CJ把车停在Sweet家门口。CJ, Sweet和他的女友走了出来)

  SWEET(对着他女友):到里面去等我。

  SWEET(对着CJ):哥们,家族差点就被血洗了。你真是大救星啊。

  CJ:我是Johnson家的一员啊。

  SWEET:屋子里还有很重要的事等着我哦!再见。


  SWEET任务:Cesar Vialpando

  (Sweet和Kendl在Sweet的家里)

  SWEET:我真受不了你一直不肯听我的话!

  KENDL:我也受不了你一直管着我,就好象我是你生的!我有权利去见我想见的人。

  SWEET:你他妈的不可以去找那个人。

  KENDL:哦哦哦,什么——一个心胸狭窄的伪君子正在教我分辨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让我猜猜,Sweet,你冷血的到处杀戮就是正确,而我找个来自南方的男朋友就是错误?

  SWEET:有些事情根本就不该发生。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有了孩子,叫他Leroy Hernandez吗?那听起来可真滑稽。(注:Hernandez是典型的西班牙姓氏,墨西哥人讲西班牙语,暗指看不起墨西哥人)

  KENDL:我男朋友的姓氏不是Hernandez。

  SWEET:好啊,那么叫Leroy Lopez吧。(Lopez,又一典型西班牙姓氏)

  KENDL:也不叫Lopez,你他妈的是个种族主义者!妈妈可没有这样教过我们。

  SWEET:我不是种族主义者。我只是告诉你他们是怎么看你的。看看你自己吧,打扮得和妓女没什么区别!

  (CJ走进房间)

  KENDL:哦,我想你们两个好象对妓女应该怎么打扮很清楚啊!

  CJ:你觉得那样不好吗?

  SWEET和KENDL:闭上你的臭嘴,Carl。

  SWEET:我只是想保护你不受伤害。

  KENDL:保护我什么?那样的话我就只能和你那帮没大脑的朋友在一起?我可不想这样。

  SWEET:什么也不要说了,Carl。在你看见另一名亲属死亡之前,就好好跟着你姐姐吧。你会明白我担心的是什么。她会和她男友在某个汽车俱乐部碰头。

  (任务中)

  (CJ在Willowfield的车辆改造车库外。一名机修工做在车子里)

  机修工:你一定就是Sweet的兄弟,对吧?他给过我电话了,说你在寻找一辆有弹跳系统的汽车。好吧,我欠他一个大大的人情,现在该报答了。来看看,这辆车就不错。专门定制的弹簧可以让你一路上都忙活了。试试看吧。这在那帮墨西哥人中很流行,他们那这个来比赛。你可以在联合火车站找到他们。如果你还要改装你的车子,随时都可以回来。

  (CJ把车停在联合火车站,一个家伙走了过来)

  墨西哥人:你是来比赛的,家伙?

  (在CJ赢了比赛以后,那个家伙走了过来)

  墨西哥人:我看错了,你干得不错啊!

  (Kendl走过来,拥抱了CJ)

  KENDL:那家伙没说错!耶!我的好弟弟什么时候变成用汽车跳舞的高手了?

  CJ:Sweet告诉我要随时看护你,保证你的约会不会陷入麻烦。

  (Cesar走了过来)

  CESAR:干得不错,伙计。

  KENDL:你难道只是想握握我的手吗?

  (Cesar把Kendl搂在怀里)

  CJ:嘿,把你的脏手从我姐姐身上拿开!

  KENDL:Carl! 你在说些什么啊!

  CESAR:伙计,你的表现让我觉得她好象是你的女人?她是我的,所以别这么说话。我待她不错的。

  KENDL(对Cesar):亲爱的,说话别这么冲,不要把气氛搞僵了,好吗?

  (两个CESAR的手下走了过来)

  打手1:这个臭小子是谁啊?

  KENDL;你说什么?臭小子?这个臭小子是我兄弟!

  CESAR:冷静,伙计们。他不是来挑衅的,他只是很酷。

  打手1:我可不觉得他酷。我说,他觉得自己是个帮派成员,那让我觉得很不爽啊!你知道你能做什么吗?你连给我们提鞋都不配。

  CJ:放屁,操你妈的,插什么嘴!我在和我姐姐说话!

  KENDL:Carl!

  CESAR:Jose,别激动,我自己能控制局面。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打手1:Cesar替你说好话,算你臭小子运气好。

  打手1(对打手2);我们喝啤酒去,我他妈的要渴死了。

  (两个打手走远了)

  KENDL:Carl!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CESAR(对Kendl):过来,宝贝,坐到车里来,好吗?我要和Carl好好谈谈。

  (Kendl离开)

  CESAR:听着,伙计,我爱你的姐姐,我尊敬她,她是我生命中的真爱。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阻止他们扒你的皮。你和我有矛盾,好啊,我们没有必要成为朋友。但是Kendl,她和我在一起很开心。

  CJ:好吧,我想我们都冷静下来了。

  CESAR:我叫Cesar Vialpando。

  CJ:Carl Johnson,就叫我CJ。

  CESAR:伙计,你刚才干的不错。也许下次再到这里,你能做的更好。

  CJ:再议吧,看机会了。


  BIG SMOKE任务:OG Loc

  (CJ敲着Big Smoke家的门。Big Smoke和Sweet从后院走了出来,两人在讨论着什么)

  SWEET:你知道吗,Jeffrey已经被关在警局里三个星期了。

  BIG SMOKE:我知道。

  (CJ看到了Sweet和Big Smoke,Sweet和Big Smoke也发现了CJ)

  CJ:嘿。

  BIG SMOKE:嘿,CJ!

  SWEET:嘿,怎么了,CJ?

  CJ:什么怎么了?

  BIG SMOKE:想去监狱走一遭吗?

  CJ:什么?

  SWEET:去把Jeffrey接回来。他今天被释放了。你来开车吧?

  CJ:当然。Jeffrey怎么会被关起来的?

  SWEET:我们晚些时候再讨论。快开车吧,我们要迟到了。

  (任务中)

  (CJ, Sweet和Big Smoke把车停在监狱门口。 OG Loc已经等在那里了)

  BIG SMOKE:嘿,那个傻子出来了。

  SWEET:看看这个呆子,他犯罪了……

  BIG SMOKE:…真不懂他在想什么…我觉得那个呆子不会认真的。

  CJ:Jeffrey,你到底做了什么?

  OG LOC:嘿,哥们,叫我OG Loc,听着——OG Loc!

  CJ:他妈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OG LOC:你觉得怎么样啊?

  BIG SMOKE(对OG Loc):嘿,安静点,你现在想怎么办?

  OG LOC:我要杀死那个狗娘养的。他敢捉弄我!

  BIG SMOKE:嘿,Jeffrey,我以为你打算去…呃,上大学。

  OG LOC:滚你的蛋!那个家伙偷了我的乐谱。他住在East Flores。带我去那里。

  SWEET:你这该死的家伙给我滚到车里来。

  (CJ, OG Loc, Big Smoke和Sweet把车停在Freddy的家门口)

  OG LOC:就是这里了。

  CJ:这里不是Vagos的地盘吗?

  OG LOC:操,我才不管那么多!我是黑帮人物!

  BIG SMOKE:好吧,我们就把Loc留在这里去处理问题吧。

  CJ:嘿,我要帮Jeff把事情解决——我是说Loc!

  SWEET:随便你,我等你们回来。

  (CJ和OG Loc来到Freddy家门前)

  OG LOC:Freddy!我来找你算帐了,你这个杀千刀的。

  CJ:嘿,Loc,继续!

  FREDDY:Jeffrey,你打错注意了——不就是做牢吗?我现在外面有大把的女人,才不要见你这个瘦皮猴呢!

  OG LOC:CJ,别听他罗嗦。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你这个贼,把乐谱还给我!

  FREDDY:你开什么玩笑,我不知道什么乐谱。

  (Freddy从后门冲出去,跳上一辆摩托车,溜了)

  OG LOC:嘿,嘿!那杂种逃了!

  CJ:嘿,Loc,快过来。

  OG LOC:CJ,回来帮我,我必须维护我的尊严。

  (任务结束)

  ( CJ和OG Loc站在Freddy的尸体前)

  OG LOC:不想说两句吗?

  CJ:Loc,你孤独吗?嘿,我喜欢留小胡子!

  OG LOC:我的胡子可是真的,谁像你那假的!

  CJ;好吧,黑帮份子,我们回Grove去。

  OG LOC:不,我不要。我得去报到那个该死的工作。

  CJ:随你便。我开车送你去?

  OG LOC:求之不得。走。

  (CJ and OG Loc把车停在Burger Shot餐馆门口)

  OG LOC:谢谢你送我来,CJ。保持联系哦。

  CJ:当然。以后见了。

  OG LOC:再见。


  BIG SMOKE任务:Running Dog

  (CJ来到Big Smoke家门口。Tenpenny和Pulaski警官碰巧正从Big Smoke的家里出来)

  TENPENNY(对CJ):嘘!

  CJ:真他妈讨厌!

  TENPENNY:唷!Carl,又见面了…

  CJ(自言自语):他们到这里来他妈的搞什么?这些窝囊废!

  (Big Smoke从屋子里探出身子)

  BIG SMOKE:那些爱到处打听的兔崽子从来不给我好日子过。他们以为我是老大吗,还是其他什么人?不过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他们的。对我来说,那些都是关系到我的好兄弟们的,Carl。

  CJ:是啊,你说的对。

  BIG SMOKE:帮派是非常重要的,CJ,你应该知道的吧?

  CJ:对。

  BIG SMOKE:知道吗,我的堂妹要从墨西哥到这里来,我得去接她。

  CJ:好吧,上车。

  (任务中)

  (CJ和Big Smoke把车停在两个喽罗中间)

  BIG SMOKE:好了,我堂妹Mary就在这儿,就像刚农场里刚摘下的娇艳迷人的花蕾。这里,就停在这里,我去问问看。

  CJ:知道啦。

  BIG SMOKE(对两个喽罗):嘿,不好意思,我是BIG SMOKE,打听一下,看到附近有人吗?

  ESE 1:呃,滚一边去。

  CJ:说什么?

  BIG SMOKE:你别太嚣张了!在我把你脑袋打到天上之前,快点道歉!

  ESE 1:滚你的蛋去吧。

  CJ:你这家伙,看来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了…

  (Big Smoke操起一棒球棍,从车里走出来)

  CJ:干了他,Smoke。耶,耶,教训教训那坨屎。

  (Big Smoke用棒球棍打在那喽罗的脑袋上)

  ESE 1:该死!

  BIG SMOKE:耶,狗娘养的,Big Smoke!给我记住这个名字。

  (CJ和Big Smoke追赶另一个喽罗)

  BIG SMOKE:我们一定要干掉那个家伙!

  (Big Smoke停了下来)

  BIG SMOKE: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任务结束)


  BIG SMOKE任务:Wrong Side Of The Tracks

  (CJ来到Big Smoke家门口。Tenpenny和Pulaski从Big Smoke的车库走出来,Big Smoke还在里面)

  TENPENNY:嘿,Carl,保持联系啊,我希望如此。

  CJ:你了解我,Tenpenny警官。

  TENPENNY:是啊,我了解你,Carl。我对你知根知底。

  CJ:别碰我。把你的猪蹄子从我身上拿开…

  TENPENNY:好吧,Carl。我会盯着你的。

  CJ:还有呢?连我做爱也要看吗?

  PULASKI:我们在监视你,Carl!

  (Pulaski把香烟头扔向CJ)

  CJ:他妈的!

  (Tenpenny和Pulaski走远了。Big Smoke从车库里走出来)

  BIG SMOKE:怎么回事啊,哥们?

  CJ:你跟我说说。

  BIG SMOKE:糟透了,他们到处有眼线。只要是Tenpenny感兴趣的,他都有办法得到。真他妈该死!

  CJ:恩,我猜也是。到底怎么了?

  BIG SMOKE:嘿,带我一段路。他们提及的一些消息可能会让会我们占得先机。

  CJ:好吧,出发。

  (任务中)

  (CJ和Big Smoke把车停在联合火车站)

  CJ:我们在找什么,Smoke?

  BIG SMOKE:Vagos的走狗正在和San Fierro Rifa私底下在交易。

  CJ:San Fierro?我以为北墨西哥人不会和Los Santos的帮会参合到
  一起。

  BIG SMOKE:狗屁,你得相信我。

  CJ:看,好象就是他们!

  BIG SMOKE:兔崽子发现我们了。

  (四个喽罗跳到火车顶上,离开了车站)

  BIG SMOKE:我们必须干掉这些杂种!

  (任务结束)

  (CJ和Big Smoke回到Big Smoke家门外)

  BIG SMOKE:嘿,你最好自己收拾一下,CJ。我可不想看到那些傻子来找你麻烦。

  CJ:好吧,伙计。你自己也当心点。我们待会儿见。


  BIG SMOKE任务:Just Business

  (CJ走向Big Smoke的车库,但是没看到他。于是他去敲Smoke家的后门。Big Smoke突然出现在他的车子后面)

  BIG SMOKE:嘿,CJ,过得好吗?

  CJ:怎么了,Smoke?

  BIG SMOKE:很没劲啊。想去兜兜风吗?

  CJ:好啊。

  BIG SMOKE:你来开车。

  CJ:没问题。

  BIG SMOKE:我们去Downtown。

  (任务中)

  (CJ和Big Smoke沿着台阶走上Downtown的一幢大楼)

  BIG SMOKE:听着Carl,在我走进这幢大楼之前,我只想知道你能控制好局面。

  CJ:Smoke,我们一起打拼那么久了。我们是Groves家族的!

  BIG SMOKE:那就是我想说的,真是我的好兄弟!嘿,如果你感觉到情况不妙,马上进来帮我,好吗?

  CJ:随时候命。

  CJ(对路过的白衣女人):嘿,宝贝,要个伴吗?

  BIG SMOKE(从大楼里喊道):操你十八代祖宗!

  (CJ冲进大楼)

  BIG SMOKE:CJ,快过来—哦,快来。

  (CJ和Big Smoke跳上一辆摩托车)

  BIG SMOKE:是时候让我们疯一下了,上来!

  (Big Smoke开着摩托,CJ做在后座上。一辆大卡车从桥上一头栽了下来,掉在他们身后。Big Smoke依然驾驶着摩托,CJ也坐在后座上。Big Smoke把车开上卡车的斜坡,在向前飞跃的同时,发生大爆炸)

  (任务结束)

  (Big Smoke把车停住)

  CJ:终于把他们甩了,Smoke!哥们,我们最好分头回家。

  BIG SMOKE:那我把摩托开走了。操,刚才还真他妈刺激哦!

  CJ:当然了。听着,我们不能再在附近逗留了。晚些时候见,哥们!

  BIG SMOKE:十分荣幸,宝贝!


  RYDER任务:Home Invasion

  (Ryder正在自己的园子里挖洞。CJ走了进来)

  RYDER(自言自语):该死的!他妈的在哪里…?

  CJ:嘿,你在干什么?在挖坟墓吗?

  RYDER:去死!我到底把它藏到哪里去了?

  CJ:藏什么东西?

  RYDER:操,这该死的水。在我去干场大买卖之前,我需要一点小工具。

  CJ:什么东西,呆子?

  RYDER:我的哥们,LB,他告诉我军队有我们需要的所有枪支。

  CJ:我明白了,走吧。不要再去找那老不死的Emmet了。

  RYDER:你总是明白了,伙计。除了你不在这儿的时候。

  CJ:他妈的。

  RYDER:该死!你要试试这个吗?(他的大麻烟)

  CJ:不,我对那个不感兴趣。我们去哪儿?

  RYDER:这次是去东海岸。我们最好等到天黑再出发,赶在他上床的时候。

  CJ:耶,我感觉到了。

  RYDER:对,对,就是这样…走吧,你还在等什么?看!

  (Ryder指着地面)

  CJ:走吧。

  (CJ和Ryder坐上一辆Boxville大货车)

  RYDER;给我坐进来。

  (任务中)

  (CJ和Ryder把车停在东海岸的一幢屋子前面)

  RYDER:让我们来洗劫一空吧。

  CJ:慢着。我们要悄悄地进去,抢走枪支,然后溜之大吉。

  RYDER:耶,耶,我知道了——忍者的风格!对…

  RYDER(对着屋子里的人):来吧,你这个老混蛋!

  CJ:闭嘴!

  RYDER:他不能阻止我,你这个混蛋,Carl!好吧,你进去,我来望风。

  (任务结束)

  (CJ回到Boxville大货车)

  CJ:快点离开这里。

  (Ryder坐进Boxville大货车)

  (CJ和Ryde从车库里走出来)

  RYDER:你看,我告诉过你!非常简单!

  CJ:是啊,的确是不费吹灰之力。

  RYDER:跟你说,CJ——记住,以后你每天都可以这么干!

  CJ:好了,我累了。以后再见了。

  RYDER:随便你。考虑一下我说过的话。


  RYDER任务:Catalyst

  (CJ走进Ryder的屋子,Ryder正在煮药剂)

  CJ:嘿,Ryder?你他妈在干什么啊?

  RYDER:伙计,我找不到我埋起来的那个了,所以我自己做咯。这很简单!

  CJ:噢!那烈性太大了。别那么做!你会玩完的,我们都会!

  (Tenpenny, Pulaski和Hernandez走了进来)

  TENPENNY:早上好,孩子们。

  RYDER:谁叫我孩子来着,白痴?

  TENPENNY:那我该叫你什么?侏儒?

  PULASKI:就他鸡巴怎么样?

  TENPENNY:鸡巴…

  PULASKI:对,鸡巴翘起来了。

  RYDER:去你妈的!

  TENPENNY:贱货,给我过来。

  (Tenpenny闻了闻Ryder煮的东西)

  TENPENNY:恩…闻起来不错。在煮什么?我的那份在哪里?

  RYDER:混蛋,别罗嗦,可以吗?跑开点。

  (Ryder递给Tenpenny一瓶他煮的东西)

  RYDER:拿去。不要来揩我油了,该死的。

  TENPENNY:恩,我老婆喜欢这个。我说一下,有辆火车会在经过市区时临时停靠一会儿。火车上装着,照你们的说法是“小东西”的东西。公平竞争,伙计们。

  PULASKI:晚些时候见了,小孩子们。

  RYDER:你这蠢货。

  TENPENNY:哦,Carl,不要再去试图杀害受人尊敬的警官了,明白吗?

  PULASKI:孩子,自从你回来之后,犯罪率就明显上升了。

  CJ:我只做我在社区里应做的事。

  TENPENNY;你的火车会在5分钟之内到达。

  (任务中)

  (几个Ballas的喽罗开车朝CJ和Ryder直冲过来)

  (CJ爬上火车尾部。火车开动了)

  CJ:该死,这该怎么办?

  RYDER:别慌,我们就跟在你后面!

  (任务结束)

  (CJ回到Ryder的车子,车里还有其他几个小喽罗)

  RYDER:快上车,马上撤离。

  (CJ把车开进Grove Street,倒车进Ryder的车库)

  RYDER:该死,伙计,开车工夫不赖啊!

  CJ:你也是!

  RYDER:LB会来把武器藏起来的。

  CJ:好吧,待会儿见。

  RYDER:为了生计,CJ,为了生计,你听到了没?


  RYDER任务:Robbing Uncle Sam

  (Ryder正在花园里享受着大麻烟。CJ走了进来)

  CJ:嘿,Ryder!你看上去很陶醉啊…Ryder!

  RYDER:啊,CJ…嘿,CJ,告诉我,我为什么高中没能毕业?

  CJ:因为你从十岁开始就贩卖毒品!

  RYDER:不,不是这个。

  CJ:因为你把手放在穿了Ballas服装的老师身上。

  RYDER:不,也不是那个。是因为我太聪明了。我是真正的人才。哦,一个天才。

  CJ:哦,哦,是啊…

  RYDER:谁比别人更牛?谁是最牛的,恩?

  CJ:一个有很多枪支的人?妈的,我猜不出。

  RYDER:军队,我的兄弟,军队!我们出发。

  CJ;好吧…好吧!

  (Ryder把大麻烟递到CJ面前)

  RYDER:来嘬两口,来嘬两口。

  CJ:把那个从我面前拿开,你知道我对那个没兴趣,听明白没!

  (CJ和Ryder把车停在国家保卫仓库门口)

  RYDER:就是这里了——国家保卫仓库。

  CJ:这看起来很警卫森严啊。我们真的要这么做?

  RYDER:这是国民警卫队,白痴!周末的士兵!根本不是Grove Street的对手!

  (任务中)

  (CJ把最后一个箱子搬上了卡车)

  RYDER:快来,CJ,我们够了。CJ,快到驾驶座来,把我们带出去。

  (任务结束)

  (CJ和Ryder把车停在一条小巷里)

  RYDER:真他妈刺激!

  CJ:刺激?那真是死里逃生。

  RYDER:你说你理解兄弟们,但你所做的只是不停的抱怨。


  OG Loc任务:Life's A Beach

  (CJ和OG Loc一起站在Burger Shot快餐店门外,OG Loc手里拿着一把拖把和一只水桶)

  CJ:看看真正的技术活,伙计!

  OG LOC:Carl?你还没走吗?

  CJ:不,伙计,我来这儿找乐子的。

  OG LOC:咦?好吧,是那该死的音乐派对。我打算开个我专辑的试听派对,但是首先我需要一套音响设备…

  CJ:嘿,我知道了。只要我不必去那个派对就好了。

  OG LOC:你在说些什么啊,傻瓜?我敢保证,只要我一开唱,大家都会来捧场的。

  CJ:OG,实际点,我真的不再对说唱乐感兴趣了。我现在只关心帮派的事。

  OG LOC:那是我,哥们,那是我!OG Loc!

  CJ:耶,耶,当然。但是我只喜欢旋律动听的…你知道的,好吧,总之,你要我偷什么?

  OG LOC:那正是我要说的,你真不赖啊…我在外面打听到一台真正的音响设备。我想他们去海滩开派对了。现在听着,我和你一起去,在路上我给你跳一段自由舞…

  OG LOC(说唱):OG Loc就在这儿,你们会把枪对着自己的脑袋要我停下来,OG! OG!

  CJ:耶耶耶耶,给我闭上臭嘴。也许我应该一个去。我相信你。为了家族,伙计,为了生计。

  OG LOC:耶,为了生计,伙计。

  (任务结束)

  (CJ把卡车开进了车库)


  OG Loc任务:Madd Dogg's Rhymes

  (OG Loc在Burger Shot厕所里,手里拿着拖把和水桶)

  OG LOC(说唱):嘿嘿嘿,我是OG Loc,伙计们,我要像这样跳舞,嘿,当我来到这个地方,你们不会要我用枪指着你的脸…我觉得那有些困难,比世上任何人都困难,就像…

  (一个男人从厕所隔间里走出来)

  男人:你!真他妈恶心!去死!

  (男人走了)

  OG LOC:该死——我是大人物!

  (CJ走进来)

  CJ:嘿,怎么了,Loc?

  OG LOC:嘿,Carl——怎么样啊?

  CJ:嘿,你这家伙——有没有想过找个作家来帮你?

  OG LOC:是啊,我想过啊。但是找谁,伙计,谁?

  CJ:他妈的,我又不在说唱界里混饭吃,我怎么知道。但我们还是得考虑一下。

  OG LOC:要是我让某人帮我写点东西,而不让别人知道,怎么样?

  CJ:什么意思?

  OG LOC:我想我刚找到了一个帮我代笔的。我会成为朗诵者,永远拉风!Madd Dogg的乐谱!就在他山上的毫宅里!

  CJ:Madd Dogg的乐谱?

  OG LOC:伙计,你说过会帮我的,Carl。来吧。

  OG LOC(说唱):我是如此热情,就像火焰,当我跳起舞来,我仿佛感到了回应。

  CJ:嘿嘿嘿。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我发誓,好了吧?

  (任务中)

  (画面中)乐谱在Madd Dogg的录音棚里。

  (画面中)Madd Dogg的私人保安人员正在公寓里巡逻。在你去拿乐谱的路上不要使用任何枪械,否则会惊动他们的。用潜行来得到乐谱。

  (画面中)第一个守卫看不到你。这意味着你可以潜行到他身后用近战武器暗杀他。

  (画面中)一名守卫正沿着游泳池巡逻。观察他的走动路线会让你找到一个怎么不被发觉通过的方法。

  (画面中)一名守卫走了过来

  (画面中)在他发现你之前,找个合适的地方藏身。有阴影的地方就不错。

  (画面中)如果你直接走过去,守卫会发现你的。试试蹲下来通过吧台,来躲过他的视线范围。

  (一名守卫正在玩电脑游戏)

  守卫:这狗杂种,Refractions公司怎么可以这么乱搞?Tanner(《车神3里的主人公),你这头蠢驴!

  (任务结束)

  (CJ走向Burger Shot。OG Loc已经等在外面了)

  CJ:嘿,Loc,我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

  OG LOC:干的漂亮,哥们!

  CJ:嘿,我晚些时候来找你。

  OG LOC:别到处去说,伙计!


  OG Loc任务:Management Issues

  (CJ在Burger Shot快餐店里)

  CJ:嘿,打扰一下。Loc在这儿吗?

  店员:什么?谁?你想那个一起油炸?

  Loc:在哪里能找到他?

  店员:谁?Loc?噢,你是说Jeffrey!对,我们的器材技工打电话来
  请假了,所以Jeff LOC,他升职了。

  CJ:那么…

  店员:所以,他到后面去清洗油炸锅了。

  (CJ来到后面,OG Loc正洗着锅子)

  CJ:嘿,怎么了,Loc?

  OG LOC:CJ。好啊?嘿,我现在工作很忙,都快要让我崩溃了。

  CJ:那你现在过得开心吗?

  OG LOC:开心?哥们,去你的,不。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我是一个艺人!与其现在这样,我更情愿呆在监狱里!兄弟,我可不愿意白忙活一场。狗杂种们总是剥削我们黑人。而且那个Scipio,Madd Dogg的经纪人把我戏弄的够惨。他的的确确限制了我的风格!

  CJ:难以忍受?哥们,他只是个5尺3寸的家伙。

  OG LOC:但那个家伙的确很难缠。我们必须把他除掉。他总排挤我,我根本没机会加入到竞争当中。我告诉过你我是一个艺人,一个传播者,可甚至都没有一个人能听到我的声音。他会出来转转的,去告诉他,我可不好惹。

  CJ:好吧,很明显他并没听说你的新工作。那个活可真是够下贱的。

  OG LOC:那就是我想说的。就像个落魄的小丑,悲伤的皱着眉,傻乎乎的住在城里。

  CJ:好吧,那你要我做什么?

  OG LOC:我要你把那个贱货除掉!

  CJ:杀了他?

  OG LOC:当然咯,我没说是和他去约会吧?听着,他正准备参加颁奖典礼,那是他唯一不在Dogg身边的时候。

  (任务中)

  (CJ把车停在两辆车中间)

  男人(从广播中传出):嘿,你在等什么?快来,我们得去接老板了!

  (镜头切换到颁奖现场)

  记者:祝贺您获奖,你一定很激动。

  SCIPIO:耶耶耶耶,我要感谢我的歌迷,我的母亲和发行商。

  (镜头切换回3辆汽车)

  男人(从广播中传出):在我们到达典礼现场之前,一直保持在车队中的位置,跟紧点,走吧!

  (当人们离开颁奖现场的时候,CJ开着车等在外面。Scipio和一个女人一起坐上了车子)

  SCIPIO:嘿,伙计。带我回Dogg的公寓。

  CJ:今天不去了,蠢驴。今天我们走一条风景优美的路线,海底两万里!

  (车子飞跃码头,冲向大海,CJ已经逃脱了)

  SCIPIO(拉长了声音):操…你…妈…的!!!!!!!!!

  (任务结束)

  (CJ走向Burger Shot,OG Loc正从里面出来)

  OG LOC(朝着Burger Shot的方向):嘿,去你妈的!我才不管你听到了什么呢,我不是什么他妈的技术人员,贱货!

  CJ:嘿,嘿,Loc,怎么了?

  OG LOC:技术人员不是帮会分子,那就是发生了什么!

  CJ:我知道了!

  OG LOC:听着,Carl。如果我要回去住的话,我想开个大派对先。这可能是我成名的最后机会了。

  CJ:好啊,你有什么计划?

  OG LOC:我打算回到Grove Street,让大家见识下我美妙的音乐。

  CJ:好吧,你要我做些什么?

  OG LOC:我要你准备一下派对的事!然后带些妞来,伙计!

  CJ:好的…

  OG LOC:带些正点的女孩来,你懂我在说什么吗?那些穿着比基尼的辣妹,就像录影带里看到的一样。我告诉你,兄弟,我是家族斗争史的编年学家,家族的发言人,就像是摩西(《圣经》故事中犹太人古代领袖),让一切都变为现实吧,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OG Loc任务:House Party

  (OG Loc在他屋子里的派对上表演着说唱)

  OG LOC:耶,耶,耶…这就是我,OG Loc,在这屋子里,宝贝…我要…为我所有的哥们…姐们…倾倒。。。

  (CJ走了进来)

  OG LOC(还在说唱):说道黑帮,来看看我的伙计CJ——怎么样啊?怎么啦…

  CJ(对Ryder):…这该死的音乐真他妈垃圾…

  RYDER:嘿,哥们!

  CJ:怎么样啊,Ryder?

  Ryder:所有人都到后面去了,对这“震撼”的音乐都避之不及。

  CJ:我要抓狂了。

  RYDER:就是啊。

  OG LOC(还在说唱):我就站在这,朝你脸上来一拳,腰间插了一把枪…我是Loc!我是Loc…

  (Ryder和CJ来到Grove大街上,Sweet和三个手下也在那儿)

  RYDER:该死,他的歌词狗屁不通!

  CJ:那衰仔总需要工作啊。

  RYDER:去他的。

  SWEET:伙计们,怎么样啊?

  CJ:嘿,你怎么样啊?

  SWEET:你怎么到外面来了,呃?

  CJ:遭透了!

  SWEET:你是一个真正的杀手吗?

  RYDER:他能做我不能做的事?

  SWEET:你在说些什么啊,伙计?

  CJ:放轻松,哥们!

  (一个Grove的喽罗骑着自行车赶过来)

  喽罗:嘿,一群Ballas的走狗正往这里赶来!他们马上就要到了!

  SWEET:看来我们要背水一战了。

  RYDER:嘿,CJ,行动起来!这里是Grove Street的地盘!

  (Sweet, Ryder和三个手下冲出OG Loc的房子)

  RYDER:我去把Smoke叫来,再带些人手来!

  SWEET:好吧,开上几辆车,堵住路口。剩下的人给我打起精神来。

  (Sweet和一个手下用两辆车封住路口。两辆Ballas的车停了下来)

  (任务中)

  (4个Ballas混混出现在大桥上)

  SWEET:嘿,嘿,往上瞧,桥上又出现敌人了!

  (更多的敌人出现在小巷里)

  SWEET:Carl!小巷子就交给你解决!

  (任务结束)

  (CJ和Sweet回到OG Loc的派对上)

  SWEET:GROVE才是王道!

  CJ:我从来没见过Ballas那伙人追到离我们家这么近的地方。

  SWEET:是啊,他们听说Carl Johnson和他的兄弟们重出江湖了!

  CJ:那是当然。

  SWEET:好吧,回到派对上去吧。

  CJ:得了吧,只有Loc把音乐关了,派对才能开始。


  Cesar Vialpando任务:High Stakes, LowRider

  (CJ走进Cesar的车库。Kendl和Cesar坐在一辆敞篷车里)

  CESAR:嘿,CJ,你来了!

  CJ:有什么事吗?

  KENDL:嘿,CARL!

  CJ:嘿,宝贝!

  CESAR:车子不错啊,真不是盖的!你确定要冒个险吗?

  CJ:当然。冒多大的险?

  CESAR:要么拿现金,要么卷铺盖走人。同意吧。车子停下后比赛开始。第一个到达终点的就算赢。越快越好。

  CJ:好吧,我接受。

  CESAR:当心点,CJ,那些家伙决非善类,呃…

  CJ: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CESAR:跟我去比赛地点,伙计!

  (任务结束)


  Frank Tenpenny任务:Burning Desire

  (CJ走进甜甜圈点心店。Tenpenny, Pulaski和Hernandez坐在一起)

  TENPENNY:嘿!CARL JOHNSON! CJ!

  CJ(自言自语):噢,倒霉…

  TENPENNY:到这儿来,孩子!

  TENPENNY(对Hernandez):挪过去点,让他坐到这里来,蠢蛋!

  TENPENNY(对CJ):你终于有时间来这里看看了。

  CJ:我很忙。我一直在处理我母亲的后事。

  PULASKI:听上去还真他妈的像个借口。

  TENPENNY:Pulaski警官认为你在跟我们讨价还价,Carl。现在你最好认清形势。你完全在我们的掌控之下。我们可以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你只能抱怨上帝不眷顾你了。明白吗?

  PULASKI:他最好脑子能清楚点。

  TENPENNY:对,最好明白点。CJ,是工作的时候了,来换取你的自由。有个家伙躲藏在城里。Pulaski,你有地址吗?又是一个和你一样烂的恶棍,贩毒,袭警。我们可不喜欢他,他也是。现在你去确保他不会离开那个区域——让他进退维谷。好了,滚吧!

  (任务中)

  (CJ把屋子点着了。一个Vagos混混全身上下着了火,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画面中)你把一个女孩困在这幢燃烧着的屋子里了。你必须去把她救出来)

  (CJ来到Denise所在的卧室)

  DENISE:噢,上帝啊,我好害怕!

  (天花板掉落下来,砸在地板上)

  DENISE:我的天啊,怎么回事啊?

  CJ:嘿,这房子开始倒塌了,我们必须逃出去,快点!

  (任务结束)

  (CJ和Denise逃离了着火的屋子)

  DENISE:嘿,帅哥,我欠你人情…

  (CJ和Denise来到Denise的家门口)

  CJ:嘿,可以知道你芳名吗?

  DENISE:Denise, Denise Robinson。有空给我打电话,我们可以出去走走,或是做点别的什么。

  CJ:和你约会是我的荣幸。

  DENISE:好吧,以后会来找你的,CJ。


  Frank Tenpenny任务:Gray Imports

  (CJ走进甜甜圈点心店,Tenpenny, Pulaski和Hernandez正从里面出
  来)

  PULASKI:Carl!

  CJ:该死!

  PULASKI:你要去哪儿?

  CJ:关你屁事!

  TENPENNY:Carl,你要去哪里,我想我们是朋友?!

  CJ:随便你说什么。

  TENPENNY:作为一名致力于终结帮会暴力的警官,我发觉自己陷入了道德的困境,Carl。

  CJ:没错。

  TENPENNY:Carl,我很痛心,真的很痛心。正像我打算帮助那些可怜的Grove Street的孩子们。

  CJ:噢,是吗?怎么帮?

  TENPENNY:我喜欢维持现状,Carl。我希望你们所有的小混混都帮我干活——在大街上一起地玩着抛飞碟游戏。

  CJ:他们都是傻子吗?

  TENPENNY:现在我注意到,对这么多帮会如果有厚此薄彼现象出现的话,那我可就麻烦了,Carl。

  CJ:你到底要说什么?

  TENPENNY:我是说Ballas是有生意头脑,Carl,他们也关注新闻。他们正在发展势力范围,低价垄断生意,加工半成品。由于壁垒的取消,大量价格低廉的枪支走私进入了美国。

  CJ:截断枪支来源,Tenpenny——直截了当说吧。

  TENPENNY:去海港区那个该死的货仓看看,你会明白我的意思的,Carl。

  CJ:好吧。

  PULASKI:别给我搞砸了!

  CJ:当然不会。

  (任务中)

  (画面中)俄罗斯人和Ballas帮正在仓库里开会

  (画面中)你得找条进到里面的路

  (任务结束)


  Sweet任务:Doberman

  (画面中)这里是军火商店,你可以在这里购买枪支和子弹

  (画面中)这里是Glen公园,是Ballas的地盘

  (画面中)你必须把敌人赶出这个地方,从而把它归入自己的领地

  (任务开始)

  (画面中)这块地盘现在属于Grove Street家族了,在雷达上以绿色
  标记

  (画面中)你现在可以在这块地盘上找到自己的手下

  (画面中)你的地盘可能时不时会受到敌人的攻击,你必须及时回去防守

  (画面中)当冲突发生时,雷达上的地盘会不断的闪动的红色,而且会出现一个图标

  (画面中)通过抢占地盘,你可以提升威望值和保护费,保护费会出现在Grove Street

  (一个Balla的喽罗从一间屋子里逃了出来)

  喽罗:Tenpenny叫我来的。

  (任务结束)


  Sweet任务:Los Sepulcros

  (CJ和Sweet在Grove Street)

  SWEET:Carl,怎么样啊,小老弟?

  CJ:发生什么事了?

  SWEET:我告诉你——Tenpenny刚刚来过了。他告诉我Ballas的一
  名成员,就是你和Smoke干掉的,小Weasel,正要入土为安了。而
  且所有的成员都会出席。

  CJ:在葬礼上?

  SWEET:对,我们到时候可以把那些王八蛋一网打尽!

  CJ:在葬礼上。

  SWEET:就像妈妈的葬礼一样。我们去把那些狗杂种都解决了。嘿,我们就要来场大行动了。重振Grove Street的雄风,为了生计!

  CJ:同意,走吧。

  (任务中)

  (Sweet的车停在墓地后面。CJ, Sweet和两个手下走出车外)

  SWEET:就是这里了。

  (Sweet和两个手下跳进墙内)

  SWEET:好了,CJ,快跟上!

  (Sweet, CJ和两个手下躲在墓地后面)

  SWEET:你们保持住位置,等Kane过来。他来了…看上去他好象穿
  了防弹衣。可能把他干掉要费点工夫。

  (任务结束)

  (Sweet和CJ回到Grove Street)

  SWEET:兄弟,这是我们的回击。大家最好给我回家去,老老实实呆着,我可不想整天都见到你们,对吧?我晚些时候找你,Carl。


  Sweet任务:Reuniting The Families

  (Sweet, Ryder和Big Smoke在Sweet的家里看A片)

  BIG SMOKE:操,那娘们可真骚!噢,耶!

  (CJ走了进来)

  CJ:你们在干什么!

  BIG SMOKE:怎么了!

  SWEET:嘿,CJ!快把电视关了。听着,伙计们,就像我们说的,我们掌控的地盘不多了。

  CJ:的确。

  SWEET:听着——我们打算再一次把家族聚集起来。因为在我们之间还在互相争的面红耳赤的时候,Ballas的混蛋们已经把我们踩在脚底下太久了。家庭里的所有成员都得去Jefferson汽车旅馆。是时候正正式式地集合在一起了。把那些敌人赶出我们的地盘!我选自己做这次活动的全权代表。

  CJ:同意。

  BIG SMOKE:嘿,不错。如果Sweet觉得他能处理好一切,我完全听他的。

  SWEET:好吧——我们走。

  CJ:就这么干。

  BIG SMOKE:出发,兄弟们。

  (任务中)

  (CJ, Sweet, Ryder和Big Smoke把车停在Jefferson汽车旅馆门外)

  SWEET:好吧,我先进去——你们最好等在这里。

  CJ:我们会等在这里以防万一的,老哥。

  SWEET:谢啦,伙计们,但我还得提防着点。

  (Sweet从车里走出来,走进Jefferson汽车旅馆)

  RYDER:我可不喜欢这个。看看那些别的家族的混混们!他们以前不都是Grove Streets家族的吗?

  CJ:放松些。将心比心吧。Smoke,你怎么想?

  BIG SMOKE:嘿,我觉得那样有点冒险,不过还好。

  (一架警用直升机飞过他们的头顶)

  警察(从直升飞机的扩音器):Los Santos警察局,统统给我站在原地不要动!

  (CJ从车子里出来)

  CJ:糟糕!

  警察(从扩音器):所有小队开始行动!

  (警察开始从直升飞机上放下的绳子上滑下来)

  RYDER(对CJ):喂,你要干什么?

  BIG SMOKE:Carl,快回来,我们应该呆在这儿!

  CJ:我不会丢下我的兄弟不管的,我不会一个人逃命的!

  (Big Smoke和Ryder开车溜了)

  RYDER:妈的,他是自寻死路!

  (CJ走进Sweet所在的Jefferson汽车旅馆的一间卧室里)

  SWEET:你怎么来了?Smoke和Ryder哪里去了?

  CJ:他们闪了!

  SWEET:我操,快点离开这儿!

  (CJ和Sweet在Jefferson汽车旅馆的屋顶。警用直升飞机还在他们头上盘旋)

  警察(从扩音器):Los Santos警察局。

  SWEET:CJ,那直升飞机一直在我们头顶上,把它打下来!

  (CJ和Sweet跑到人行道上)

  SWEET:糟糕,现在怎么办?

  CJ:看,是Smoke和Ryder!

  (Big Smoke和Ryder把车停下)

  RYDER:上车!

  (CJ和Sweet上了车)

  CJ:快打瓦斯罐!呃,伙计,我快没子弹了。

  RYDER:我这儿有把AK!

  (两名警察坐在摩托车上。他们丢下了手里的甜甜圈)

  警察1:真是太浪费了。

  警察2:快跟上。

  (任务结束)

  (Big Smoke高速穿过小巷子,四个人还坐在车里)

  SWEET:开慢点,Smoke,慢点!

  BIG SMOKE:倒霉,刹车不听使唤了!

  (汽车撞碎了一副广告牌,落在高速公路上。接着又撞在一辆卡车上,爆炸起火。CJ, Sweet, Big Smoke和Ryder在车子撞向广告牌之前及时脱身)

  BIG SMOKE:妈的!真是九死一生的经历啊!

  SWEET:哥们,那真是太刺激了!喔!

  RYDER:去他妈的!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SWEET:Ryder说的没错,大家分头回家,晚些时候再集合。


  Sweet任务:The Green Sabre

  (Sweet和四名手下在家里)

  SWEET:就是这个——给Ballas好好瞧瞧,什么才是黑帮!Grove Street是王道!一起跟我说,伙计们,Grove Street是王道!耶!

  手下:Grove Street是王道!

  (CJ走了进来)

  SWEET:嘿,CJ。你去哪儿了?

  CJ:嘿,真抱歉,老哥,我有事耽搁了。

  SWEET:耶,你可能正在狠狠地揍那些Ballas的屁股呢。我知道你在搞什么鬼!

  SWEET(对四个手下):听着,——你们都对CJ有点意见对吧?他经历了很多,我的意思是我们都经历了很多。但CJ正在帮我们清理那帮无赖。他正全力和敌人对抗。

  CJ:对。

  SWEET:跟大家说说,我们以前是多么风光,那才是真正的Grove Street家族啊。CJ,你是我的兄弟,我的得力助手。我想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

  CJ:那不算什么。

  SWEET:但你现在回家了,拍档的家。

  CJ:当然。

  SWEET:听着!我要你们都给我精神起来,在市中心的Mulholland立交桥下集中。我们要和这些Balla杂种们干一仗!

  手下1:等不及啦!

  SWEET:到那里再见了。

  手下2:耶,出发!

  (贯穿Sweet演讲始终的,是喽罗们不间断的附和声)

  SWEET(对CJ):你来吗?

  CJ:我当然来咯,我是你的得力助手,Sweet。

  SWEET:耶,我的哥们…好吧,你先准备一下,我会在十字路口接你。

  (CJ走出Sweet的屋子,手机响了)

  (CJ和Cesar在小巷深处的一辆车子里)

  CJ:你大老远把我叫来,到底要看什么?

  CESAR:等等,伙计,好好给我看着。

  CJ:恩,几个喽罗在附近闲逛,怎么了?

  CESAR:仔细看,哥们。

  (Ryder和Big Smoke从门里出来,而这扇门正是刚才Ballas那帮的人出来的地方)

  CJ:他妈的怎么回事?噢,不!该死,Smoke,你到底是哪一伙的?

  CESAR:嘘,伙计,看看那辆车…

  (Big Smoke和Ryder打开车库门,Tenpenny和一辆绿色的Sabre出现在车库里)

  CJ:是那辆该死的绿色Sabre!(看过GTA SA前传的朋友应该对这辆车有印象,在结尾处就是这辆车袭击了CJ的老家,CJ的母亲死于乱枪之下)

  CJ(自言自语):他妈的,Smoke…C.R.A.S.H.让你把我们出卖了!妈妈!

  CESAR:对不起,伙计,我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

  CJ:不,不,你没有做错。我欠你的,哥们。我得去告诉Sweet——噢,该死!Sweet!听着,你马上去接Kendl,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CESAR:你在想什么?

  CJ:我在想Sweet和他的手下正一步步走向陷阱!快走,走!

  (任务开始)

  (CJ来到Mulholland立交桥下,枪战已经开始了)

  (Sweet已经中弹负伤,正躺在地上挣扎)

  CJ:嘿,Sweet,你还好吗?你受伤了!

  SWEET:CJ…你去哪儿了?

  CJ:Cesar打电话给我,告诉了我一些事情。Smoke,他和Tenpenny、Ballas暗中勾结!他把我们出卖了1

  SWEET:不要管这些了,伙计,——你得马上离开这里。警察就要来了。

  CJ:不,老哥,我不会撇下你不管的!去你妈的Ballas!你们这些狗杂种统统给我吃屎去吧!

  (任务结束)

  (警察包围了现场。CJ举起双手,Sweet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

  (镜头切换, CJ, Tenpenny和Pulaski,3个人坐在位于荒郊野外的一辆警车里。CJ头上套了个袋子。Hernandez正在车子外面小便)

  TENPENNY:小子,头上套个袋子,感觉不错吧?

  CJ:老兄,把他拿下来。行行好,哥们,我都透不过气来了!行行好吧!

  TENPENNY:好吧。看在你说“行行好”的份上。

  (Tenpenny把CJ头上的袋子拿了下来0

  CJ:真他妈该死!

  TENPENNY:以暴制暴,Carl。这是我的工作,对吗?Ed?

  CJ:嘿,我们在什么地方?

  TENPENNY:在他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还不错,空气很新鲜。

  CJ:操你妈的,Smoke!哦,Sweet!

  TENPENNY:Sweet还活着。他正在监狱医院里一边接受枪伤治疗,一边等待着审判。

  PULASKI:不知为什么,你还能逍遥法外。

  TENPENNY:对啊,你应该暗自庆幸了,Carl。你那白痴老哥还能喘几口气。而你那骚货姐姐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正在给一个混球“吹箫”呢。事情都为你安排好了,Carl。你只要给我好好做,伙计。

  PULASKI:我们要你帮一点小忙,Carl。

  (CJ, Tenpenny和Pulaski现在走出了警车,Hernandez还在路边尿尿)

  CJ:我还是不能相信Smoke耍了我。

  PULASKI:Smoke? Smoke兑现了他的承诺。他很久以前就接受了那个教训。

  TENPENNY:兄弟情义?江湖义气?都是狗屁,Carl。难道你认为他们把你赶出这座城市只是因为你让你的弟弟Brian死了?呃?Eddie,我实在拿这个家伙没办法了,他简直就是一个白痴!

  PULASKI:让我把这个家伙“嘣”了吧,我…

  (Pulaski拿一把枪顶住CJ的脸)

  TENPENNY:不不不不不不不,警官…就这一次,让这臭小子用他毫无价值的生命为我们做些有用的事吧。他可以帮我们抵制犯罪。对吧,Carl?

  PULASKI:好吧,就当是废物利用吧。

  TENPENNY:现在你他妈的最好离Smoke远点,离我们也远点。否则Sweet会发现自己身陷Ballas的地盘中。嘿,Hernandez,你打算就这么“尿”一整天吗?

  CJ(对Pulaski):把你的手拿开,混蛋。

  PULASKI:由于某些原因,我们和以前的一个老朋友有了点小误会,看上去他似乎并不同意我们的方法。

  CJ:谁能解决那个问题?

  TENPENNY:这工作非你莫属了!一旦被抓起来,他马上就会把所有“内部消息”透露出去。

  PULASKI:告诉你,他们把他藏在Chiliad山上的某个地方,所以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套出他的口供。

  TENPENNY:我要你去拜访他一下,Carl。然后在他作证之前销毁所有的证据。

  PULASKI:Carl,让Tenpenny警官晚上能睡个安稳觉吧。我们要他永远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