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车手圣安地列斯》全中文对白


  SWEET任务:Cesar Vialpando

  (Sweet和Kendl在Sweet的家里)

  SWEET:我真受不了你一直不肯听我的话!

  KENDL:我也受不了你一直管着我,就好象我是你生的!我有权利去见我想见的人。

  SWEET:你他妈的不可以去找那个人。

  KENDL:哦哦哦,什么——一个心胸狭窄的伪君子正在教我分辨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让我猜猜,Sweet,你冷血的到处杀戮就是正确,而我找个来自南方的男朋友就是错误?

  SWEET:有些事情根本就不该发生。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有了孩子,叫他Leroy Hernandez吗?那听起来可真滑稽。(注:Hernandez是典型的西班牙姓氏,墨西哥人讲西班牙语,暗指看不起墨西哥人)

  KENDL:我男朋友的姓氏不是Hernandez。

  SWEET:好啊,那么叫Leroy Lopez吧。(Lopez,又一典型西班牙姓氏)

  KENDL:也不叫Lopez,你他妈的是个种族主义者!妈妈可没有这样教过我们。

  SWEET:我不是种族主义者。我只是告诉你他们是怎么看你的。看看你自己吧,打扮得和妓女没什么区别!

  (CJ走进房间)

  KENDL:哦,我想你们两个好象对妓女应该怎么打扮很清楚啊!

  CJ:你觉得那样不好吗?

  SWEET和KENDL:闭上你的臭嘴,Carl。

  SWEET:我只是想保护你不受伤害。

  KENDL:保护我什么?那样的话我就只能和你那帮没大脑的朋友在一起?我可不想这样。

  SWEET:什么也不要说了,Carl。在你看见另一名亲属死亡之前,就好好跟着你姐姐吧。你会明白我担心的是什么。她会和她男友在某个汽车俱乐部碰头。

  (任务中)

  (CJ在Willowfield的车辆改造车库外。一名机修工做在车子里)

  机修工:你一定就是Sweet的兄弟,对吧?他给过我电话了,说你在寻找一辆有弹跳系统的汽车。好吧,我欠他一个大大的人情,现在该报答了。来看看,这辆车就不错。专门定制的弹簧可以让你一路上都忙活了。试试看吧。这在那帮墨西哥人中很流行,他们那这个来比赛。你可以在联合火车站找到他们。如果你还要改装你的车子,随时都可以回来。

  (CJ把车停在联合火车站,一个家伙走了过来)

  墨西哥人:你是来比赛的,家伙?

  (在CJ赢了比赛以后,那个家伙走了过来)

  墨西哥人:我看错了,你干得不错啊!

  (Kendl走过来,拥抱了CJ)

  KENDL:那家伙没说错!耶!我的好弟弟什么时候变成用汽车跳舞的高手了?

  CJ:Sweet告诉我要随时看护你,保证你的约会不会陷入麻烦。

  (Cesar走了过来)

  CESAR:干得不错,伙计。

  KENDL:你难道只是想握握我的手吗?

  (Cesar把Kendl搂在怀里)

  CJ:嘿,把你的脏手从我姐姐身上拿开!

  KENDL:Carl! 你在说些什么啊!

  CESAR:伙计,你的表现让我觉得她好象是你的女人?她是我的,所以别这么说话。我待她不错的。

  KENDL(对Cesar):亲爱的,说话别这么冲,不要把气氛搞僵了,好吗?

  (两个CESAR的手下走了过来)

  打手1:这个臭小子是谁啊?

  KENDL;你说什么?臭小子?这个臭小子是我兄弟!

  CESAR:冷静,伙计们。他不是来挑衅的,他只是很酷。

  打手1:我可不觉得他酷。我说,他觉得自己是个帮派成员,那让我觉得很不爽啊!你知道你能做什么吗?你连给我们提鞋都不配。

  CJ:放屁,操你妈的,插什么嘴!我在和我姐姐说话!

  KENDL:Carl!

  CESAR:Jose,别激动,我自己能控制局面。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打手1:Cesar替你说好话,算你臭小子运气好。

  打手1(对打手2);我们喝啤酒去,我他妈的要渴死了。

  (两个打手走远了)

  KENDL:Carl!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CESAR(对Kendl):过来,宝贝,坐到车里来,好吗?我要和Carl好好谈谈。

  (Kendl离开)

  CESAR:听着,伙计,我爱你的姐姐,我尊敬她,她是我生命中的真爱。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阻止他们扒你的皮。你和我有矛盾,好啊,我们没有必要成为朋友。但是Kendl,她和我在一起很开心。

  CJ:好吧,我想我们都冷静下来了。

  CESAR:我叫Cesar Vialpando。

  CJ:Carl Johnson,就叫我CJ。

  CESAR:伙计,你刚才干的不错。也许下次再到这里,你能做的更好。

  CJ:再议吧,看机会了。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